保护我方洛基

病念(上)

心里病态执念深种的女将军×薄凉却偏爱流连花丛的妓子。
一个短篇。真的很短。
写的不好请多包涵。

——

  随着一声悠长绵远的号角声,本还阴沉的天色逐渐转为明亮。几道颇为耀眼的阳光破开云层,细碎的金色铺满整个青石大道带来几分暖意。路两旁已经站了许多人,多数是普通的人家。交头接耳的说着此次凯旋归来的队伍该如何风光,而那些养在深闺的千金公子们端坐酒楼茶馆的窗边,偶尔用指尖挑开些许的纱帘观望城门的动静。
  沉闷划一的脚步声,夹杂马蹄清脆的踏地声。渐渐近了。
  ——吱嘎。
  城门大开,浓重的血腥味和死气一股脑冲进城里。离城门近些的人瞬时煞白了脸。兵甲武器折射着冰冷的金属光芒,令人喘息不过来的压迫感。而那为首的女将军虽生的一双极美的眼睛,但挑起眉峰微眯看向他人时候,那黝黑一片的眸里看不清情绪,只叫人觉得周身血液都要凝结起来不能动弹。没有欢呼,没有从窗户扔出的香包,甚至没窃窃私语。僵硬着身体目送队伍消失在皇都入口,才有人出声。
  “太可怕了”
  “就是就是,这薛家军不愧是上京的护国军。那眼神刀子一样”
  “你还敢看眼神?我都不敢抬头!”
  “听说刚刚领着队伍过去的那个女将军,就是薛老将军的独女”
  当他们议论纷纷时,无人注意。
  那大道转角旁的一条巷弄阴影里站着一个人,漆黑的披风外套偶尔被风卷开一点角。依稀可见里面鲜艳夺目的鲜红。兜帽遮了这人大半张脸,只留一张红唇暴露空气里衬着皮肤白皙细腻。
  “薛情,倒是终于回来了。”
  

我与深爱的你

咳咳,小短文又来一发,是作为撒微笑第一视角的一个小段子。微笑哥哥×美男宝宝

--

甄花旦死了。死在一幢很隐蔽的豪宅里,我作为嫌疑人被叫到现场,在现场我毫不意外的看到了美男,他消瘦了很多。

墨镜挡住了我眼里的情绪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嬉笑。几乎像耍赖一样摸到美男的脸庞,触到指尖下温热的肌肤一刻曾经那些在NZND组合与美男的记忆,向浪潮一样涌过来。‘美男,你瘦了’这句话哽咽在喉咙口,终究没有说出来。

在分享证据的过程中,美男的表现很出色,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甄花旦居然与美男有过恋情还同居过。有一种不甘和妒忌在心里翻腾。

“我的盛世美颜”
你的千年一遇
“芳心纵火犯”
我想再你的心里纵火
美男,我怎么会分不清你和你姐姐呢。她的脖子上比你少一颗痣。我们错过好多年,但在不确定的情况下,我唯有小心翼翼的守护你。待到风和雪晴时,予你承诺,做你一辈子的微笑哥哥。

QWQ顺便最后诚招一个美男,微笑哥哥在等你♡

【双北】塞一颗糖(*/∇\*)

呐,初来乍到,先请大大们吃一颗糖。表示文笔不好,只能写一写小段子2333。超暖的微笑哥哥×睡着的美男宝宝。

--

因为繁忙的行程,NZND的成员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。终于甄部长大发慈悲,放了两天假给他们休息,回到宿舍已经是半夜。何美男一回宿舍就朝房间摸去,连日的疲惫让他时不时眼花一下。摸着门把,开了就朝床倒下去。
“美男”
有一个声音闯入脑海,忽远忽近的听不大清。何美男有点茫然的想,这声音挺熟,我是不是在哪听过?不管了,好困啊。终于是疲惫战胜了好奇心,何美男选择沉默。
撒微笑不知该哭还是该笑,看来他的小幺是累的不行了,才会分不清房间。看着倒在自己床上睡觉的一小只,突然间有一种说不清的酥麻感充盈着心房。笑着摇摇头,上去把自家小幺的外套裤子脱下来,好让他睡的舒服一些,已经进入梦乡的忙内不知梦见了什么,嘴角上扬
“微笑哥哥~亲亲”
标准的美男式撒娇,让撒微笑露出一口大白牙。看来是梦见最爱的哥哥了呢。那最为弟弟最爱的哥哥当然要无条件满足弟弟啦。撒微笑一手撑在何美男耳侧,另一只手轻抚上已经熟睡小幺的唇,饱满的唇肉,粉粉嫩嫩的颜色,好像一颗果冻。撒微笑低头,准确无误的附上去,舌尖从唇瓣的空隙钻进去,撬开牙齿,勾住小舌。舔舐搅动,水声连连。来不及吞咽的津液从唇角滑落,被撒微笑用指腹抹去。
“唔……”
呼吸不过来的何美男略微挣扎,眼睛却仍未张开。撒微笑分开饱受蹂躏的唇,低低的笑了一声。
“晚安,我的小忙内”